斯蒂芬·罗奇:对中国穷追猛打是捉错用神

时间:2019-09-25 07:33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斯蒂芬罗奇 今年将是我在耶鲁大学教导下一个中国课程的第十个年头。这门课程聚焦现代中国艰巨的经济转型。它阐述的是能够躲避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打击的移动目标,而特朗普政府正把矛头对准旧中

斯蒂芬·罗奇

今年将是我在耶鲁大学教导“下一个中国”课程的第十个年头。这门课程聚焦现代中国艰巨的经济转型。它阐述的是能够躲避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打击的移动目标,而特朗普政府正把矛头对准“旧中国”(对于希望复兴“旧美国”的领导人来说,这是一个方便的目标)。特朗普贸易和经济政策的不连贯性,以及它们对全球经济所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是这种脱节状况带来的破坏稳定的副产品。

我的课程从邓小平在1970年代末应对挑战的紧迫性讲起,主要重点是由此产生的中国经济增长奇迹,如何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了四个迫切的转型要求:从出口和投资主导型增长转向日益由国内私人消费驱动的经济;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从储蓄盈余转向储蓄吸收,以便为中国迅速老龄化的中产阶级急需的社会安全网提供资金;以及从进口到自主创新的转变。这些转变最终将决定中国能否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

这四大转型挑战汇集在一起,对任何国家而言都是极为艰难的任务。对一个拥有混合型政治经济(即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共产党和充满活力的私人领域之间的势力均衡不断变化)的中国来说尤其如此。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平衡是非常难以拿捏的。

我把“旧中国”转向“下一个中国”的关键点定在2007年初,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正确作出诊断,当时高歌猛进的中国经济越来越“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这个着名的“四不”论断在中国国内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讨论,激发了对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重大反思,以及一系列新的战略规划和改革,即2011年至2015年的“十二五”规划和2016年至2020年的“十三五”规划,以及所谓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2013年底)。

尽管西方对中国的批评不绝于耳(更别提华盛顿特区眼下沸沸扬扬的两党政治焦虑),但在向“下一个中国”前进的道路上,中国在过去十几年间实际上取得了非同寻常的进展。中国的中产阶层消费者已经崛起,服务业领域已成为日益强大的增长引擎。中国的超额经常账户盈余几近消失,而这一趋势对国内经济所需的储蓄吸收至关重要。从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再到人工智能和生命科学方面的突破,本土创新的迹象几乎随处可见。

诚然,就像所有经济发展的传奇事件一样,中国自2007年以来的进步时有起伏,过程中也出现了新的挑战。温家宝的“四不”提供了一种有用的方法,来点出那些仍然存在的陷阱。不稳定仍然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威胁,中国对债务的巨大胃口突显了这一点,也触发了一场旨在避免出现可怕的日本综合征的积极去杠杆化运动。

不平衡现象持续存在,私人消费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低于40%,这一不足只能通过更强大的社会安全网(特别是养老金和医疗保健)来解决。持续存在的地区差异,加上日益扩大的收入不平等,是缺乏协调的明显表现。当然,尽管近期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取得进展,但环境恶化仍然是中国极具挑战性的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核心。

但对中国来说,与美国的贸易冲突是一个全新且重大的可持续发展挑战。在矢口否认多年之后,美国正在对中国采取遏制战略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从不断升级的关税战和将中国领先科技企业列入黑名单的贸易政策武器化,到特朗普“命令”美国公司停止与中国做生意,以及副总统彭斯的新冷战宣言,美国政治体制完成了从把中国视为机遇到存亡威胁的戏剧性转变。

公众的情绪也随之发生了变化。皮尤研究中心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60%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比2018年上升了13个百分点,也是皮尤自2005年展开这一调查以来,对中国评价最负面的一年。

先不论这种忽然转变是否合理,我不像大多数人那样担心所谓的中国威胁,但我能理解那些怀疑者的恐惧和焦虑。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对中国的指控是否站得住脚,而在于特朗普处理这些指控的政策存在严重的不一致。

这位按怒气行事的美国总统似乎并不明白,双边贸易意味着,当一方对另一方征收关税时,可能会立即遭到报复。他的政府也没有表现出对不断扩大的预算赤字、低于标准的国内储蓄和多边贸易不平衡之间联系的理解。相反,在美国自己缺乏财政纪律,几乎肯定会扩大它与全世界的贸易逆差之际,它采取了一个瞄准中国的双边解决方案来解决多边问题。

特朗普希望扼杀华为这个中国科技企业领头羊,而不是将其视为5G电信领域的合法竞争对手,也不在意由此导致的价值链中断,会对美国供应商造成的巨大损害,更不在乎针对华为却未解决美国自身明显缺乏5G能力的问题。

这令人联想到唐吉诃德,而特朗普正是那个挑战风车的人。他的政府正在对“过时观念中的旧中国”穷追猛打,而这只会加剧它声称要解决的问题。金融市场开始感觉到有些事情不对劲,美联储也是如此。与此同时,全球经济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在如此危险的时期,美国从来都不是一片绿洲。我觉得这次也是一样。

作者Stephen S. Roach是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兼高级讲师,摩根士丹利亚洲前主席,着有《失衡:美中两国的相互依赖》(Unbalanced: The Codependency of America and China)一书

英文原题:Flailing at China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9

在矢口否认多年之后,美国正在对中国采取遏制战略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从不断升级的关税战和将中国领先科技企业列入黑名单的贸易政策武器化,到总统特朗普“命令”美国公司停止与中国做生意,以及副总统彭斯的新冷战宣言,美国政治体制完成了从把中国视为机遇到存亡威胁的戏剧性转变。

顶一下
(58)
87.9%
踩一下
(8)
12.1%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